文革前彭真吃得太好了连造反派都看不下去了

  • 观察兴农
  • 2020-07-12
  • 595已阅读

文革前彭真吃得太好了连造反派都看不下去了

@方方:有一天,她(吴耀崚)去找正在放牛的骆文有事。突然听到骆老高声骂髒话。她非常奇怪。因为骆文是一个相当儒雅的人,说话永远都是温言细语,作协人人皆知。更奇怪的是,非但骆文口出髒话,连徐迟也是如此。她百思不得其解。后来才了解到:以前这些牛都是劳改犯放的。劳改犯一直都是用髒话对牛发号施令,牛只听得懂那些髒话。(《长江文艺》老编辑吴耀崚老师关于下放农场的那段回忆)

文革前彭真吃得太好了连造反派都看不下去了

@ArchiveDaily:1976.11.11合肥环卫处官员从大粪捞油水。一担粪仅卖八分钱,但农村很需要,环卫处官员就利用分配粪便权换取好处,包括:家属户口从农村转到城市,子女不用下乡吃苦,免费获得大量食物,把用大粪换来的物品出售赚钱等等。

文革前彭真吃得太好了连造反派都看不下去了

@严锋:文革后极为轰动的第一部谍战剧《敌营十八年》,主角张连文竟然做到国军副司令,要啥情报有啥情报,想搞谁就搞谁,而且是正大光明地搞。他的对手没他官大,对他有怀疑却只能偷偷摸摸地查,倒像是做地下工作,完全拿错剧本。当年群众的艺术需求真是太容易满足了。

文革前彭真吃得太好了连造反派都看不下去了

@李不白:据林沖记忆所及,食品价格已经在过去的几年内翻了几番,但朝廷愣说这不是通货膨胀,而是钱荒。如同朝廷以前发明的很多神秘术语一样,“钱荒”这个词在刚出台时也引起了全社会的大讨论。老百姓认为,户部铸币太多,以至于把全国的铜都用完了,所以物价飞涨。但户部认为,是由于老百姓收入不断提高,为了给他们发钱全国的铜才用光的。大家都有钱了,物价当然就会飞涨。这笔糊涂账一直到北宋灭亡也没有算清楚。

文革前彭真吃得太好了连造反派都看不下去了

@宋晓军:五十年前的1965年15人在北京饭店吃这样一桌菜要花多少钱?1967年9月“北京饭店把八一八斗批改联络站”在大字报中给出了答案。文中还说,里面最贵的是一列谭家菜的“烤鱼翅”,要150元。